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章(第十二部分)
运河之都,艾尔帕兰。
不知不觉经过半个月的长途跋涉,惠恩疲惫地来到了著名的运河之都艾尔帕兰。
“是这里吗?”惠恩抹了抹脸上的汗水,直到走进了艾尔帕兰城门之后,才意识到已经到了傍晚。此刻艾尔帕兰的炼金术师都完成好一天的研究,正急急忙忙地赶回家去,迎面响起了艾尔帕兰钟塔敲钟的声音,迎着这夕阳的余晖,这一天仿佛依然是让人失望的一天。
“这位高贵的女士,欢迎来到运河之都艾尔帕兰,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艾尔帕兰卫兵问。
惠恩观察着这位卫兵,尽管是穿着正规的兵服,但是长长柔顺的头发还是遮掩不了她温柔的一面,于是惠恩笑着说:“请问,这个城里面有圣诞老人吗?”
“圣诞老人?哦,我知道了!艾尔帕兰在圣诞节都会有晚会,到时候圣诞老人都会在深夜把礼物派发给各位孩子们的!”卫兵笑着说。
惠恩抿了抿嘴,毕竟这个回答已经在梦罗克、艾尔贝塔、斐杨村、普隆德拉以及吉芬都听过,只是每一次惠恩都是问遍了人,都找不着头脑,但是为了成为漫游舞者,惠恩只好硬着头皮进了城,来到运河边坐着,掏出行李中的一只苹果,小口地吃着。
对岸的露天咖啡厅桌椅坐着若干个炼金术师,而且他们都带着他们培育出来的人造生物,那些叫做人工生命体的玩意让惠恩感到为之一惊,有的像鼻涕虫;有的像果冻;有的真的很可爱像小鸟、像小羊羔……总之都是人类想出来通过细胞学理论衍生培育的人造杂交品种。有时候惠恩想,倘若圣泽也能让他们再行培育出来就好了,只是,倘若没有了彼此的感情回忆,单纯拥有他这个人,跟野兽性交的概论是差不远的。想到这里,惠恩不禁醒过来,毕竟诗歌艺术跟科学根本就不同一个范畴,如果混在一起,会让双方都接受不了吧!
不知不觉,惠恩已经把苹果吃完,站起身,却发现身后站着一个年迈的老人。
“这位大伯,这么晚还不回去吗?”惠恩问。
“嗯……”未等到老人回答,身后马上来了一群小孩子,只见每个人都拿着石头,用力向老人砸去,还骂老人是傻子。
“都给我停手!”惠恩看到这一幕很愤怒,赶紧拿出手中的鞭子在地上用力鞭打了一下,不过这些小孩子又马上把石头丢到她身上。然而作为一个长期在舞台上灿烂的人来说,这样的耻辱真的很糟糕,正当惠恩的鞭子快要打到孩子头上的时候,老人一把上前帮他们挨了,说:“不要!他们还小。”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些小孩子继续笑着跑开了……
惠恩问:“你为什么不教育一下他们?为什么不跟他们父母说呢?这样的话他们以后不会再来欺负你了。”
“不是这样的。”老人依然笑着说,“那么你告诉我,你作为一个冷艳舞姬,你希望台下的观众能有怎样的反应?”
“我……我希望他们可以给出热烈的掌声。”惠恩说。
“还有呢?”老人问。
“还有喝彩的声音。”惠恩说。
“那么你觉得你要做的是什么?”老人问。
“做好每一次表演,让观众看得赏心悦目。”惠恩说。
“看来你终于明白了。”老人说完闭上眼睛,忽然身上发出耀眼的光,在光芒消失之后,惠恩看到是圣诞老人装扮的老人。
“圣诞老人!是你?”惠恩又惊又喜。
“我叫休塔云,是来这里引导你的。”休塔云说,“惠恩,你知道吗?这只是开始,那边是一个幻想之乡,于现实世界中是不存在的,你决定要去吗?”
“嗯。”惠恩回答道。
“那么请闭上你的双眼。”休塔云说完后念了念咒语,惠恩只知道一切知觉都消失了,然后等自己睁开眼睛,身旁都下起了鹅毛大雪。
“这里就是白雪村落?”惠恩看着四周白茫茫一片的景象,偶尔乔木的树枝不能支撑这积雪而折断的声音,再加上四周狂风寒意侵袭着自己的身体,惠恩的身体瞬间开始颤抖起来,“不会吧!这里跟克魔岛简直是天差地别……”还没说完惠恩就打了个喷嚏。
“波利波利~”忽然身旁一团灰蓝色形似汤圆的球型生物对着它友好地叫了两声。
“呵呵,是冰波利啊!你们不冷吗?”惠恩蹲下,把冰波利抱起来。
“波利波利……”冰波利此刻摇了摇身子示意自己不感觉冷,然后跳到惠恩前面,转过身子,“波利波利~”然后向着前方跑去。
“你要带我去哪?”惠恩赶紧跟着,不到一刻钟就来到了一个被白雪覆盖着的村落。
“波利波利~”冰波利示意继续跟着它。
“这里有一种很祥和的感觉……”惠恩看着周围的一切默念道。


紫星神殿,仰日潭。
赫灼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走来走去,不停地唠叨着:“紫幻大人会在哪里呢?紫幻……”
“还能去哪?一定是去玩了……”神彩笑着说。
“要不,我们也下去玩?”神素摸了摸胡须说。
“唔……”神彩摇了摇头,继续看着手中的书,“紫幻大人是时候要亲自历练一下了……”
“有没有搞错啊!你们!你们居然这么对待紫幻大人?你知道紫幻大人的魔法实力多生硬呢?万一遭遇不测谁来负责啊?”赫灼紧握双拳,“我不管,我们四个一定要着陆去找紫幻大人!”
“赫灼,请问你知道紫幻大人在何处?”渊寒坐在飘台的一个角落,冷冷地问,“不知道?那么我们从何找起?”
“渊寒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要打架!”说完赫灼拿起克罗诺斯之杖开始念咒,只是渊寒马上站起来也念动着咒语。
可是没有等两人念咒完毕,忽然一阵冷得彻骨的水属性魔法气息侵袭过来,让四人都陷入了冰冻状态。
只见神彩和神素挣脱开这厚重而且坚硬的冰块时已经被冰刃割破双手了,然后两人向着紫虚行了个礼说:“紫虚大人!”
紫虚深呼吸了一下,说:“赫灼、渊寒,你们俩各自施展一个怒雷强击这紫星神殿是不是都要被你们轰炸掉才安心?况且这里接近风之元素地带,你难道要破坏我们仅有的住所?”
“呵呵!两位年轻人都心火气盛,请紫虚大人见谅!”神彩说。
“只是你们在这闹不是办法,紫幻大人已经够儿戏了,如果你们也跟着她儿戏,那么紫禧殿还能平静下来吗?”空无说。
“你们都给我过来!”紫虚显然是生气了,然后把他们都领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紫辰殿。
紫辰殿上,神彩和神素因为年迈所以都站在两边,而赫灼和渊寒则跪在紫虚面前,而紫虚两则分别站着空无和绝华和千刃。
“为了你们下次不能再犯,我就代替我妹妹惩治你们了!”紫虚说完,赫灼和渊寒都被一个苍白色的结界封锁住,并且感觉到非常痛苦。
“紫……虚大人,你……我很……痛苦……”赫灼被粗大的白色幻化的锁链缠绕着,并且感觉到自己的魔力正在慢慢减退。
“紫虚大人,你不要这样对待他们,他们……毕竟他们都不是由你直接管辖的,看在紫幻大人份上减轻……”神素正想求情,但是一瞬间还没将话说完就被紫虚施展的魔力霜冻止住了。
“别想用我妹妹来压我,我喜欢的话杀了你们都可以!”紫虚说。
“紫虚大人……”神彩跪在地上,“求你找回紫幻大人!”
“这……”紫虚说;“神彩啊!我也很明白你挂念紫幻妹妹的心情,但是……”
“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吧!”绝华和千刃异口同声地说。
“交给你们?”紫虚看着他们两人,“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吗?”
“只要用钱,我相信没有办不到的!”千刃说。
“唔……这都不失为一个好办法,那请你尽快找回紫幻!”紫虚说。
“是!”千刃说。
随后千刃和绝华被传送到地面上。只是赫灼和渊寒只能被紫虚的强大魔法下的白色监狱一直困住,直到紫幻回来为止。
面对着依然歌舞升平的克魔島,绝华问:“紫幻大人会不会还在克魔島里面呢?”
“不会!”千刃说。
“那会去哪里?”绝华问。
“我直觉紫幻大人是被人劫走了,而且根据最近岛上面这么平和的境况来看,紫幻大人应该不是那群舞姬劫持走的!所以估计不在克魔島内。”千刃说。
“但愿紫幻大人无事就好了!”绝华说。
“不管怎么说,我们先从各地的旅馆开始搜查她投宿的痕迹吧!”千刃说。


白雪村落  姜饼城
“哗!好美啊!”惠恩看着周围白茫茫一片的景象,不禁在风雪之中跳起舞来。
白雪村落姜饼城是一座非常宁静和睦的城市,城内的人都是非常热情的,村落里到处都是白雪茫茫的景象,但是尽管如此,但是很多情侣和小朋友都在这里度过他们很快乐的时光,村落四处都响着神圣庄严的钟声,而且村落里面的陈设都时时刻刻按照圣诞节来布置,而且对比于其它的城市,它的陈设似乎更加隆重和华丽,村落里面还有发着柔和灯光的路灯,衬托着晚上的雪景,一对对情侣在周围谈情,可谓人世间最幸福的事了。
“这位小姐,你好!”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惠恩的思绪。
“恩?你是?”惠恩问。
“我是这里的志愿生,我想请问您觉得这里怎么样?”志愿生问。
“很安详,而且似乎是在梦里一样,美得不真实!可是如果给我机会的话,我真的很想在这里过上幸福的日子!”惠恩说。
“对了,我们这里晚上有公演,请问今晚需要过来看吗?非常精彩呢,是由宋乐师和金舞娘主演的歌舞!”志愿生说。
“真的吗?我也是舞姬呢,我对这个表演非常有兴趣……”惠恩笑着说。
“啊!不好意思,这个表演项目刚刚收到通知晚上临时取消了……对不起!”志愿生说。
“为什么呢?”惠恩失望的表情看得志愿生有些愧疚。
“因为宋乐师在克魔島而且金舞娘已经回去了毁葛!”志愿生说。
“那是为什么呢?”惠恩问,“据我所知舞者都是非常酷爱跳舞的,为什么这一刻又要临时取消呢?”
志愿生摇了摇头。
“其实我之前都遇到过表演临时取消的情况,那种感觉是不好受的,要不这样吧!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把这场表演拿回来。”惠恩说。
“这好像不关你事吧!而且你……”志愿生说。
“不,我要他们完成他们的表演,我问你,他们是不是最完美的一对?”惠恩问。
志愿生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你等我的好消息!”惠恩说完就跑开了。
志愿生看着她的背影,点了点头笑了。


阿鲁娜配滋教国首都  拉赫。
福荣家里,福荣和尼奥赞对视着已经很久了。
“喂,你们在这里干嘛?”紫幻看着两人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非常无奈。
可是两人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正当紫幻要偷偷溜出去的时候,福荣首先发话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认识小不点的?为什么她要跟你走?”福荣看着尼奥赞,喘着气逼问着,心中明显有一丝不甘心。
“我们从小就认识,他跟我一起有什么奇怪的呢?难道你吃醋?”尼奥赞笑着说。
“我只是想了解她一下,没有你想的那样严重!”福荣说。
“真的只是这样么?那我可以告诉你,你别碰她!”尼奥赞说,“我很了解她,关于他的一切我都很清楚,你问我!”
“话说你们不是有一段时间没见面吗?可我只想了解现在的她!”福荣站起来说。
“不许,我都没对她了解,什么时候轮到你!”尼奥赞也站起来……
“闭嘴!”紫幻大声喊:“你们俩都给我闭嘴,赞,我们走,别管他!”
“好!”说完紫幻和尼奥赞正想走出门口。
“我也去!”福荣说完就立刻跟着他们。
“白色监狱!!”紫幻紧握着格芬之杖。
“你不用对我这么残忍吧!”福荣说。
“魔力霜冻!”紫幻挥动着格芬之杖,“安静了,赞,我们走!”
在门被关上的一刹那,紫幻和尼奥赞都听到福荣大声喊“无论你们俩去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们的!”
只是两个都对视了一下,便踏上了去毁葛的旅程。飞空艇上,两人站在艇的边缘,看着脚下白云皑皑的景象。
“赞,您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坐飞空艇。”紫幻看着脚下的白云,透过白云依稀能看到脚下陆地的纹理。
“紫幻,其实在这里我真的很害怕,毕竟这么高往下看,难免会产生恐惧感的!”尼奥赞说。
“不,我从小就这样的,早已经习惯了!”紫幻说,“你知道吗?在那座我居住的神殿上,我每次都往下看的时候,都只能看到不能动的景象,可随着这飞空艇的移动,我居然可以看到不同的陆地景致,我真的很开心!”
“为什么你会掌握这么强大的魔法?”尼奥赞问。
“这个问题,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姐姐从小就让我看很多关于古魔法的书籍,她不让我有一丝的松懈,只能说那些魔法我是记住了,但是没有来得及去灵活运用,所以就造就了这种境况,而且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一使用完魔法就会晕倒……”紫幻说。
“紫幻,如果让我知道你还在生的话,我一定不会跟华舞在一起的,因为……”尼奥赞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赞,说真的,我目睹过姐姐爱情的悲剧,实在不想对爱情存在任何幻想,只是现在我对脚下的这片土地充满着好奇,我相信我可以快乐地在地面上活着的!”紫幻说。
“……原来如此!”尼奥赞说。

紫幻,你知道吗?
其实脚下这陆地的景象我已经看过无数遍的,
只是每一次都让我感觉很乏味,
而这一次和你看,
我居然感到往日这苍白的白云,
是那么的纯白无暇,
就像你的心,
此刻让我感到无比舒心,
没有任何杀戮和危险的生活,
正是我想跟你共同拥有的。



赞,你知道吗?
别再说那些话了,
因为,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但请注意你是伟大的主教,
在神父面前的誓言请用一辈子去履行,
这也是你存在的使命,
我要你成为一个不违背诺言的主教。

TOP

卧槽,居然有活人!!!!!!
57545143←想要打到安布雷拉的人都给我戳进来这里啊!
似乎某半正太穿女仆装就能COS某女仆长?不过我劝你这么做之前最好先点满V,顺求无限残机。
钻石星尘是⑨天气,还有⑨天气的BGM,现在又有西瓜冰棍,G社的人都被⑨附身了。
再见,CRO。

TOP

寫在中途
    “當山峰沒有棱角的時候……”我唱著趙薇的《不能和你分手》,旁邊的朋友阿泉馬上拍了拍我肩膀,說:“對了,你覺得阿海怎麼樣?”
    “他有多色你不是不知道,而且口甜舌滑的,我討厭這樣的同學!”其實我知道自己是口舌心非說的這句話,說實話當時在班上能像他那樣小小年紀就這麼主動的人真的沒多少人了……
    “他才不是那麼討厭啦!我喜歡他的頭,很可愛!”阿泉說。
    “什麼?”我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你竟然說喜歡這樣的人!我不理你了啦!”
   

    “Honey,接受我的追求吧!”阿海又再次在我旁邊騷擾我了,我抱著我自己的書包,雙手都顫抖著,畢竟他是全班的校草,可我這顫抖的舉動還是被他看到了。
    “懶……得……理……你!”我偷偷地跑了出去……
    其實當時我真的很賤的,明明很喜歡他,可卻老是要逃離……


“你硬要偷東西是吧!我把你的書包偷掉看看你是什麼感受!!”阿海把我的書包掉在地上,然後狠狠地瞪著我……
“嗚……”我當時什麼都沒說,只是一邊顧著哭……
原來他一直知道我有偷東西的習慣。


“來吧!做個朋友!”陽台上,阿海發自內心地對我說。
“不。”我說。
“為什麼?”阿海問。
“就是不可以……”我說得很決絕。

自這麼多的事情發生之後,阿海就再沒有搭理過我,而是跟我的好朋友阿升走得非常近,而且還時不時在我面前顯得很親密,顯示著他自己能在友誼中給的好處,其實當時我真的很心疼,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白白放棄掉這麼好的一段緣分,然而正當我能直視自己的錯誤,決心去承認一切的時候,他卻一下子變成了賤人,仿佛諷刺著我的過去。
只是我長大之後,我漸漸發現我身邊的人往昔對我的種種都只是表面的幻象,已經不是我當初認為的模樣,當然原因也很簡單,就是我的出身,因為我的出身問題引發了一系列不可估計的傷害。
漸漸地,我身邊的人都變得跟他一樣面目可憎的時候,其實我真的只想跟他說一句,“親愛的,就算我當初能像小說中惠恩那樣堅決地追求你一個,最終對你不離不棄,那麼你又能真心對我嗎?還是抱著要耍我的心態?就算你真心吧!可這依然不能在一起,因為14億中國人貧窮的眼裡容不下童話。”
畢竟,我們生活在如此艱辛掙扎的年代,各種美好的夢想都只是奢求,不知不覺間,不懂愛的民族,正張開沾滿鮮血的嘴,準備蠶食那僅存的將來……
然而我就繼續尋找我的真愛,因為過去沒有任何值得我留戀的了,只想追尋自己的真愛,直播自己的下半生……


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
当河水不再流
当时间停住日夜不分
当天地万物化为虚有
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手
不能和你分手
你的温柔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

TOP

辛苦了,在这种小说区不景气的时候还继续更文………………
57545143←想要打到安布雷拉的人都给我戳进来这里啊!
似乎某半正太穿女仆装就能COS某女仆长?不过我劝你这么做之前最好先点满V,顺求无限残机。
钻石星尘是⑨天气,还有⑨天气的BGM,现在又有西瓜冰棍,G社的人都被⑨附身了。
再见,CRO。

TOP

返回列表